时旧。

慎fo,慎fo,慎fo。
年更型选手,更新时而如疯狗脱缰时而如堪比乌龟慢爬。
动态废话居多。
目前在魔道坑里,杂食,不吃薛晓薛CP向,你捅我我砍死你这种完全OK。
欢迎找我玩儿。
“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雷卡】 笔者:看什么海啊你看我我看你不好吗

 咕咕噜噜拔了拔坟头草,是短打戏改短打文,名朋某4开头6结尾的四位数卡米尔。 废话说完了

↓↓↓↓↓↓↓↓

   ——“好,我们去看海。”
  
  然而这句本应该是回答的话在卡米尔的喉咙间苦苦游荡了百转千回,最终还是随着车厢内暖气轰鸣飘散在空气之中。
  他的胸口随迟缓的呼吸漫长地起伏,沾染着难以形容的倦意。双眼仍半阖着,尽管距离被半拉半扯拽到车上已经过去有一段时间了,可显然他还是没能够完全清醒下来,转过头看雷狮的时候蔚蓝双眼里满是迷惑不解。
  
  这时候,…还是应该说点什么才对。
  他靠在椅背上,迟钝而笨拙地整理着有些凌乱的衣物。
  
  比如?比如——车速似乎有些高了,心情不好吗?或者家里的门有没有好好上锁?再或者是带着几分质疑询问他车究竟是什么时候买的…
  
  但实际上,这些事情都是卡米尔根本不需要去担心,也不需要过多去问的。
  
  无论是雷狮还是卡米尔,在许多方面上都和彼此有着相当高程度的默契。
  
  不过像是根本不在意卡米尔对于被自己“绑架上了车”的反应如何,雷狮直接调转了车头一踩油门,看方向大概是要去上高速公路。
  在这期间还空出心思转头看了卡米尔一眼,像是不经意的随意一瞥,又确确实实是在关怀着自家小堂弟的情况。
  
  …?
  卡米尔这才眼睛睁大,回想起来就距离这里最近的海的地址。粗莫估算了距离和车速,他意识到即使这一路顺通无阻,不出意外到达目的地也得用上一天左右。
  
  轻轻叹了口气之后卡米尔没说话,只是伸手把车窗摇了下来。
  有些刺骨的寒风立刻就挤过逐渐大起来的缝隙往车内钻,呼呼隆隆的尖利声音振的人耳膜都有些发痛。
  
  不过好歹清醒过来了,卡米尔直起身眯眼迎着风朝窗外看去。道路两旁的建筑在飞速后退——这是当然的,不过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好看的了。
  天上的那个光球倒是例外,一直都在那个位置像是压根没移动过。
  
  …是时间在追逐我们。
  卡米尔隔着车窗看了会儿朝阳,突然间的这么想道。
  ——是我们在时代的车轮前潇洒地疲于奔命。
  
  清晨的天空还有些许泛紫,淡黄的透明光芒仅仅是被泼洒在了天幕的边隅一角,此时的天空看起来倒是海有几分相似了。即使不像大海那般深邃,但生机却是丝毫不显逊色。
  
  在呜呜作响地冽风声中,卡米尔又转过头看着驾驶位上的雷狮。而雷狮在一开始就神情专注地开着车,倒也没有被卡米尔的动作影响到。
  
  卡米尔吸吸鼻子又伸手把鬓角处被风吹得乱糟糟的发丝捋至耳后。关上车窗后车内再次回归宁静,暖气呜呜隆隆的响声也大了起来。
  可能是有点冷,卡米尔收拾好围巾又缩了脖子,接着窝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找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就又闭上了眼。
  
   一小会儿之后,像是濒临睡着,卡米尔嘴唇在无意识地颤动,在真正的补起回笼觉之前,带有明显睡意的问安语就窜了出来。
  
  “大哥,早安。”
  
  最后,卡米尔只是和雷狮说了这么一句话。
  以及一句和梦境糅合在一起未能说出的“来日方长。”。

评论 ( 1 )
热度 ( 8 )

© 时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