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旧。

慎fo,慎fo,慎fo。
年更型选手,更新时而如疯狗脱缰时而如堪比乌龟慢爬。
动态废话居多。
目前在魔道坑里,杂食,不吃薛晓薛CP向,你捅我我砍死你这种完全OK。
欢迎找我玩儿。
“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薛瑶】笔者:我盯着这玩意儿看了三分钟愣是不知道该怎么取名

其实叫做无题(…)
现代设,酱酱酿酿…不起来的恋爱脑。(妈的)
  浑身都是戏精老戏骨洋 和 我就微笑着看你犯病瑶。
  是已经开始交往的设定,无脑的!!无脑阿!
  庆祝小朋友 @善午 生日快乐说的相声。
  …人物墨香,欧欧西算我的锅。

  ————Go !
  
  大概是早晨七点半,金光瑶家的防盗门就被人拍出了极有规律的震天响,一声两声咚咚咚不绝于耳。然而主人只是极为镇定地叹了口气并揉揉太阳穴,第一反应居然是转手把电视给打开。
  
  金光瑶调了音量就要坐在沙发上开始看剧,然而门外巨响突然变得那叫一个振聋发聩放荡不羁,宛如疯狗脱缰魏无羡上树,愣是把被逐渐调到最大的音量给盖了过去。
  
  ……
  早就猜出了来人,金光瑶好脾气的捏了捏眉心,等响声小了点儿后才搁了遥控器,一步步蹭到门边。哪知没等他把手放在门把上,这短暂的安静之后就听到了那句熟悉的腔调——
  
  “开门呐。金光瑶你有胆子…”
  
  脆生生的少年音,还带着些许发甜的沙哑。不可谓不好听,但被大呼其名的金光瑶立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开门,打断了薛洋的话。…并把还在特意拿捏着腔调的人拽了进屋,动作迅速流畅而自然,且神色颇为从容不迫,惯有的微笑更是一个度都没波动,
  “我没胆子,便如何?”
  
  防盗门在身后合上,薛洋刚还被拽的一趔趄,眼下进了门照样没事人一样笑的吊儿郎当,反手搂上金光瑶贴过去朝着脸颊就是吧嗒一口,
  
  “不如何,就这样。”
  
  金光瑶嘴角一扯,抬手把留下来的口水印擦了擦,转身回客厅重新坐回了沙发上,
  
  “想吃什么自己找。今天怎么有兴趣来我这儿了。”
  
  薛洋不等他说完,早就翻出了个苹果,随便擦了擦就咔嚓咔嚓啃起来,口齿却还清晰,
  “怎么,不许?”
  “少见。”
  
  薛洋刚想说继续点儿什么,电视里突然传出一阵拳打脚踢刀光剑影的声音,听着煞是眼熟。过了没多久又传出交谈的声音,其中一人和薛洋的声线颇为相似。
  
  薛洋这么一听就乐了,苹果核随手一扔命中垃圾桶,抱着才扒出来的糖果罐子哒哒哒小跑进了客厅,坐在金光瑶旁边笑嘻嘻丢了颗阿尔卑斯进嘴里,咂咂嘴就开始看电视。
  
  说是坐也不太准确,实际情况是薛洋单方面歪了身子坐得乱七八糟,大有直接躺在金光瑶身上的趋势,动作熟练无比一看就是做过许多次了。
  
  金光瑶本来想给薛洋腾出点儿位置,眼下这般却没了再动弹的念头。一是麻烦,二是省的那么做了薛洋再多生什么事,索性顺势就换了个比较舒服点儿的姿势。
  
  “重播的?”薛洋问,嘴里嘎嘣嘎嘣嚼的欢快。
  
  金光瑶应了一声嗯,看着糖罐子又看看薛洋,欲言又止。
  
  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
  
  这位祖宗缺乏演员的基本素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偏偏生的好看演技又好,仿佛就是为了做演员而生的。一时半会儿金光瑶还真不觉得以会长胖为理由能阻止薛洋把糖当做正餐。
  
  眼瞧着剧中的两人在岔路口一左一右走了,电视外头薛洋却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一个翻身坐了起来摸出手机,笑的颇为诡异。
  
  金光瑶眯眯眼,旋即往远离薛洋的方向动了动,笑容愈发亲切和善。
  
  “哎哎哎别走啊,听,”
  
  薛洋清了清嗓子,照着手机屏就开始念。
  
  “…薛洋一把追了上去,眼中满是痛苦与挣扎,…”
  
  才念了一句,不太妙的感觉就在金光瑶心底升腾起来。
  好像是同人文,还是他俩的。
  
  薛洋抬起头,抖抖眉毛像是想做出方才读出的“痛苦与挣扎”来,但奈何嘴边笑意愈发张扬克制不住,根本就是“满心欢喜一看就是心里有鬼”。
  深呼吸了好一会儿,他这才放下手机、极其缓慢而又坚定地攀上金光瑶的肩膀、“满心挣扎、眼底带有几乎不可见的深情”、缓缓开口——
  
  “瑶~瑶!…”
  
  再次强调,薛洋的声音不可谓不好听。这般特意酝酿出来的声线更是甜腻腻,简直齁得人嗓子都痒了。短短两个字硬是被道出了千回百转的柔情蜜意,效果显著的不得了——
  
  金光瑶鸡皮疙瘩瞬间起了一身,笑容僵硬了好一会儿。
  但金光瑶是谁,那演技比起薛洋只能是有过而无不及,没过多久就在薛洋大笑之间神色恢复如初。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弯眸一笑眼底自有星波流转,薄唇轻启道出的却是三分无奈三分宠溺三分深情——
  
  “洋洋这般,可是饿了想吃糖?”
  
  ——十分的自然。
  
  吃吃吃吃什么吃,没见老子刚吃完。
  薛洋腹诽,然而“深情”神色丝毫不改,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又是一声瑶瑶喊出口,只是这次其中的撒娇哀怨任凭谁都听得出来。
  
  金光瑶不为所动,微笑着伸出食指点上他的下唇,语气和善而又轻柔,眼神却又有点锋利,像是一种威胁,
  
  “成美,你且住口了。”
  
  薛洋终于向后仰倒,狂笑不止。笑完又一个挺身坐了起来,盘起腿支着脑袋看着金光瑶,声音终于正常了起来,
  
  “不行,有句话你还没对我说。敢说忘了我就在你这儿赖一天,等狗仔明天发表《惊!知名演员薛洋竟在其经纪人金光瑶家中彻夜不归,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
  
  ………
  金光瑶悠悠地叹了口气,“薛洋。”
  
   “嗯。”
  
  “你明天的行程是…”
  “停,这个待会儿再说。那句话你今天如果不说了,明天就别想看见我。”
  
  “…”
  金光瑶面色凝重,说话间小心翼翼,像是试探,
  “今天天气真好?”
  
  薛洋转头看了眼外面,是挺好的,大晴天,阳光明媚鸟语花香…
  “…金光瑶。”
  
  被点名的人依然不为所动,“今天的月色真美?”
  外面日头好着呢,哪儿来的月亮。
  薛洋佯怒,抓起沙发上的抱枕往金光瑶脸上一丢,趁人不备掰着肩膀就完成了高难度动作——床…沙发咚。
  
  金光瑶的声音带着点儿笑,又带着点儿无奈,从枕头下面闷闷地传了出来,
  “别闹了,订的蛋糕还没到,我可不好意思就这么祝你生日快乐。
  他说完,像是觉得说这些话挺有意思,顿了顿,一声轻笑后继续说道,
  “或者说'日了快生'?”
   薛洋收了怒色,一个白眼翻了过去,“你怎么今天脑子出问题了。”
  
  金光瑶看起来颇为认真地思考了一番,最后就那么仰躺在沙发上看着薛洋,眼中含笑,声线带着点儿慵懒,似是不经意间随口开一句玩笑,
  
  “因为乌鸦像写字台。”
  
  因为乌鸦像写字台。

评论 ( 12 )
热度 ( 33 )
  1. 善午时旧。 转载了此文字
    不行。我转了。这位亲爱的太子殿下写给我的生贺,真的好甜…留空间给同好长期观摩。

© 时旧。 | Powered by LOFTER